亲历农村主播:去年还被村里人当成是骗子今年抢着要我帮带货?杭州哪里有摘西瓜的地方

  帮企业卖货,后续的发货、售后都是我自己在弄,因为我们这种小主播,大企业也不太愿意和我合作。比如说我们的豆腐乳都是省一级的龙头企业,他们不愁没生意,所以他让我我带货,还算是看得起我。

  再后来就是2015年秋天,我注意到短视频这个事情。我有个东北朋友,他跟我说:

  因为不同的时间段适合直播不同的场景。早上、中午、傍晚轮流换着直播,我每天大概直播两个小时,

  一夜之间,所有人都在讨论直播,所有人都在想跃跃欲试上直播,有政府官员,有娱乐明星,也有企业家老板……

  五位农村主播口述,他们有从电商中心杭州横穿中国东西部,来到新疆农村,帮助当地人出售农产品;也有曾经光鲜靓丽的电视台主持人,如今深入到田间地头直播卖货;也有在海拔4000多米的藏民,靠拍短视频和直播把珍贵的虫草和松茸,绕过了经销商,以很低的价格直接卖到了消费者手里。

  跟那些大牌主播相比,我没有团队,所有的运作都是靠自己或者家里人,所以我的优势就是勤劳、能吃苦。

  我最早是从农村出来打工,在义乌送快递,那时候我发现网购挺流行的,然后我跟我老婆就干起了网店生意,卖一些舞蹈服饰。

  甚至有主播西瓜地里帮着卖西瓜的时候,被瓜农怀疑会偷西瓜……但经过他们的不断努力,他们渐渐让农民认识到“手机是新农具,直播是新农活”。下面是他们的故事。

  后来因为挂念孩子,就回到我们自己家里开网店,但是回到村里就有几个问题,一个是拿货不方便,那时候物流还不是很发达,还有一个就是款式跟不上,所以后来我就放弃做淘宝生意了。

  因为快手刚开始是没有小店功能的,后来增加了小黄购物车的功能,所以我们也能就跟着做直播带货了。

  比如前几天我们甜茶刚刚采下来的时候,我就适合早上直播,因为我要到地里去摘茶;笋干就适合中午直播,因为我们要在太阳下晒笋干;像企业要我卖的一些小吃,就适合晚上吃饭的时候播。当然了,我们是小主播,每次带货大概也就是100多单。

  从他这里我受到了启发,我们这里葛根、山茶油这样的农产品比较多,我就在快手上拍短视频,卖这些农产品,一直坚持到现在,包括我们这边的豆腐乳等小吃,卖这些货的企业都会找到我,让我帮他们带货。

  我最初是拍短视频,后来又开始做直播带货,这些都是跟着平台的策略做调整的,

  同村的年轻人也有跟着学拍短视频、直

  我这么带货快5年了,最早的时候村里人不太理解我,他们觉得我不务正业,但后来他们也都转变思想了。村里有几个贫困户,他们的笋干和甜茶,我一下子就帮他们卖完了,所以现在村里几百户人家,我都是轮流转,每年都会帮他们卖东西。

  通过他们的口述可以看到,在最初尝试直播带货的过程中,并不能获得周围人的认可,认为“不务正业”,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