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现海纳百川的图片湘博“众流归海”特展呈现明清时期文化群像

  此幅乃“扬州八怪”之一的黄慎,集工笔、写意、书写性笔法于一体的精品之作,取材于道教神话故事中的“麻姑献寿”。画中麻姑俯面下视,双手收于袖中捧一带盖酒瓶,上身前倾下身后屈,头与肩形成的扭转之势,奇异之间充满动感。

  第二单元“道法自然——道家追求的天人之境”,按照道家人物的身份层次,有序排列、分门别类,系统地勾勒出追求宇宙和谐、天下太平,引导人们向真向善的天人之境。

  “众流归海展”利用多媒体交互技术,打造了两件动态交互影像化作品《易》《0-3,∞》,巧妙地将展陈与科技、艺术融合,赋予了展览新的时代内涵和当代表达形式。

  近日,“众流归海——明清时期的人物图像与文化融合”(以下简称“众流归海展”)正在湖南省博物馆举办。展览分“天地人伦”“道法自然”“智慧圆满”和“一团和气”四个单元,汇集110余件(套)绘画、造像、雕刻及文学图像,包括明代青铜孔子像、《仇英绘枫溪垂钓图》、金铜文昌帝君鎏金铜像等多件湘博馆藏品。展览还设计了两件动态交互影像化作品《易》《0-3,∞》,巧妙地将展陈与科技、艺术融合,赋予了展览当代表达形式。

  此孔子像面部刻画细致入微,双目炯炯有神,双手相叠于胸前,体现出“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”礼仪风范。孔子是中华文化的象征,其开创的儒家学说是中华文化的主体之一。祭孔大典自古暨今,一度成为和中国祖先神祭祀同等级别的大祀。

  此册页封面题签“明代人画贝叶佛像册”,册后有诸多题跋,其中有云“贝多罗树生具佛性,产印度等处,其叶细洁而坚韧,久藏不蛀,故彼书人多用以写经。”故知此册页是画在“贝叶”上的,技法精细,设色浓郁,颇有“一叶一菩提”之意。该册页曾是南岳祝圣寺藏《五百阿罗汉》的一部分。

  第三单元“智慧圆满——释家修为的终极关怀”展示了明清时期佛、菩萨、天王、罗汉等释家形象,它们遵循成熟的造像仪轨和量度,以规模化的制作、传播而深入民间社会,揭示着世间万物与人自身的空明之美。

  第四单元“一团和气——明清时期的文化群像”主要展示了典型的儒道释三家合流的人物图像,它们蕴含着中华文化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的包容精神。无论是从三家共奉的关公形象,还是具有劝善祈福功能的绘画,甚至在文学作品、经典传说之中,都可以管窥到多元文化的碰撞与交融。这些文化图像的条条河流,从历史深处宛延而来,不断壮大、奔流不息,汇成中华文化的汪洋大海。

  其中,位于序厅的交互作品从《诸神图》《众神图》《罗汉祝寿图》三幅展品中,选取了斗姆元君、观音、南极老人星、孔子、老子、佛祖等中国传统文化形象。根据这些形象的背景和特点,结

  展览第一单元“天地人伦——儒家思想的形象塑造”,臻选孔子、孔子门生、文官武将的代表图像,彰显其教化士人的典范作用,并从耕读修身、敬祖孝亲等方面探索传统中国社会的人伦与情理。倡导人与人之间真挚之美的儒家思想,在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图像中得以体现。

  仇英是明代著名画家,与沈周、文征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“明四家”。此图画工细而见气势,是仇英典型的山水画风格。画面描绘了身着素色朝服的士大夫,置身于深秋辽阔壮丽的山川之中,泛舟垂钓,表现出画中人淡泊功名、静逸超脱的豁达心境。

  儒、道、释都将关公纳入了各自的信仰体系。稀见”。诚如近代长沙鉴赏名家雷恪所题“此像极古,骑赤兔马,气宇轩昂,此幅在原碑拓的基础上重新上色施彩,画中关公拉缰绳、握大刀,从形式上可分坐像、站像和骑马像三大类。敬奉关公的画像及造像存世很多,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